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黄蓉襄阳后记-农民在线

黄蓉襄阳后记-农民在线

      

一進到門裡黃蓉就看到一個男人背對房門站在房間正中,這個男人低著頭身子不住抖動,似乎正在全神貫注做什麼事,並沒有聽到黃蓉進來。黃蓉用反綁的雙手拉住房門,快速安靜地將房門掩上,再順手插上門閂,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但是門閂插入的那一下還是發出輕微的聲響,這個男人聽到聲音迅速轉過身來。

男人身體轉到一半的時候,黃蓉已經認出這個男人正是說書人,等到說書人身體完全轉過來,和黃蓉正面相對的時候,黃蓉不由得被眼前的情形驚呆了,只見說書人身上的長衫披散著,長衫下面再沒有任何衣服,整個身體正面全裸對著黃蓉,上身是與長相完全不搭的長滿胸毛的強健肌肉,粗壯的腿上也滿是濃黑的腿毛,在雙腿之間一團蓬亂的毛叢中,一根黝黑粗長的肉棒直直向前挺起,說書人的右手握著黑色淫根正在快速套弄。

黃蓉經過兩年的自我心理調整,對谷婆婆給她設置的那個心理障礙有了一定的抵抗力,雖然無法完全消除,但與郭靖行夫妻之事時,面對郭靖的肉棒已經沒有太大負擔,不過此時的黃蓉經歷連番強烈情慾刺激,猛然在如此近的距離直接面對一根熱氣騰騰的粗大肉棒,還是讓她一時之間頭腦停止運轉,迅速暗淡的目光癡癡地盯在那不住跳動的紫紅色龜頭上面,輕盈的嬌軀也如灌了鉛似的沉重異常,只能就這樣一動不動地靠在門上,眼睜睜看著說書人繼續快速套弄粗大肉棒。

(啊……怎麼會有這麼黑的大肉棒……)

(黑色大肉棒插進粉嫩小穴……那種畫面一定很刺激很淫蕩吧……)

這說書人講關於黃蓉的淫穢故事,本身就已經夠刺激的了,沒講多久肉棒就已經堅硬如鐵,講到一半的時候又看到虎老大三人將黃蓉帶到牆角輪姦的刺激場面,肉棒更是硬得幾乎要爆炸,好不容易講完今天的故事,一下講台就三步並兩步地衝回房間,脫下褲子握著肉棒自行發洩積壓許久的慾火,一邊套弄肉棒一邊意淫黃蓉在自己胯下被肏得浪叫連連,外面亂成一片他也是不管不顧的,眼看就到最後關頭了,卻聽到房門有聲響,回頭就看到黃蓉一絲不掛地靠著房門站在那裡。

黃蓉豐滿高聳的玉乳、柔美纖細的腰身、神秘的三角地帶如今全部近距離呈現在說書人眼前,更讓說書人幾乎噴血的是,在黃蓉修長滑膩的美腿之間,赫然露出一截假陽具,他想起虎老大三人將黃蓉雙腿分開前後小穴全部插進假陽具的情景,再看到黃蓉臉上潮紅嬌羞的表情,以及媚眼癡迷肉棒的目光,心中的興奮瞬間升騰到極致,本來就已經快到極限的肉棒狠狠跳動了一下,他又快速套弄了幾下肉棒,然後猛然上前一步,一股火熱精液由馬眼處激射而出,劃出一道詭異強勁的弧線,隔著幾步遠的距離竟然直接打在黃蓉的雙乳之間。

黃蓉被這股強勁精液射得渾身發軟,被虎老大三人當眾輪姦雖然刺激,但時間太短沒有盡興,黃蓉被勾起的淫慾根本就沒有發洩完的,經過剛才激情裸奔的刺激後更加高漲,如今更是直衝雲霄,動彈不得的黃蓉只能眼看著說書人一步一步逼近,胯下黝黑肉棒射出一波一波的精液,噴得她大奶、腰肢和股間到處都是,直到說書人強健軀體緊緊壓在她的嬌軀上,隨著說書人繼續挺動腰身,被夾在兩人腰腹之間的火熱肉棒還在不知疲倦地射出滾燙精液,而且射精還是那麼強勁有力,甚至有幾波噴到她的玉乳下沿。

(好熱……太刺激了……多到射不完的精液!)

(如果插到小穴裡射……一次就把……子宮全灌滿了吧……)

(我好淫亂啊……外面在挨個房間搜捕我……我卻在想這些……)

說書人一隻手繞到黃蓉身後,在股間摸索到插在菊穴的假陽具,捏著末端的小把手來回轉動,菊穴內外傳來的難言快感,黃蓉一下挺直身子,修長美腿開始輕輕顫抖。說書人感受到黃蓉體內滿滿的春情,低聲道:「黃蓉黃女俠,又快要洩身了吧?」

「我……哪有……嗯……」

黃蓉聲若游絲般嬌羞道,同時卻情不自禁地輕輕扭了一下雪臀,哪怕是這樣最輕微的動作,也會牽動肉穴中的假陽具,造成又癢又麻又脹的奇異感覺,黃蓉感到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在向外噴射慾火。

說書人另一隻手將黃蓉一條美腿抬起盤在自己腰間,趁機將已經射完精卻還保持大半硬度的肉棒挺進到她的雙腿之間,淋滿精液的碩大龜頭觸碰到她敏感肉縫前端,黃蓉猛地睜大眼睛,電流一股股從兩個肉穴深處湧出來,全身的汗毛似乎都在快樂地尖叫。

(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洩身……否則又要渾身無力任人擺佈……)

(可是……這個房間連窗戶都沒有……就算不洩身……也一樣沒法逃……)

(外面有一百多人吧……如果被他們抓到……我豈不是要被……啊……怎麼……)

被上百人排隊輪姦幾天幾夜的念頭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剎那間把黃蓉推過頂峰,兩個肉穴不由分說地狠狠抽搐幾下,被壓抑得太久的性感由花芯炸開,洪水一樣的絕頂高潮瞬間將她全身淹沒,黃蓉潔白的貝齒深深咬入嘴唇,將原本紅潤的嘴唇咬得幾乎失去血色,另一條美腿也盤上說書人的腰間,上身離開門板深深埋入他的懷中,整個人吊掛在他的身上,綁在身後的玉手緊緊攥在一起,美艷嬌軀有節奏地強烈抽搐著,清亮的愛液如泉水般由蜜穴和假陽具結合的部位滲出,滴滴答答地灑落一地,黃蓉的神智也如同滴落塵埃的愛液一般,完全沉淪到情慾深淵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粗暴的敲門聲將黃蓉由迷失中喚醒,她慢慢恢復了一點神智,可是身體還是無比的虛弱酥軟。黃蓉掛在說書人身上輕輕嬌喘著,極度疲憊的她已經不想再去抗爭了。

說書人把嘴湊到她耳邊,極低的聲音道:「不想被外面的人抓到輪姦的話,就乖乖聽我安排。」

黃蓉腦海中早已一片空白,這說書人縱然有千般可疑萬種不好,此時此刻卻也成了她最後的希望,她只得紅著臉點點頭。說書人抱著她快步來到床邊,一邊沒好氣地和門外的人說話拖延時間,一邊將黃蓉放下來站在地上,先將她胳膊上的拘束皮帶解開塞到被子裡,接著不知從何處翻出一件黑色薄紗短上衣扔給黃蓉,低聲道:「女俠將這件衣服穿上,但不要系扣子,一會兒別人要是問起,你就說是我祝興的女人。」

接著祝興不容黃蓉質疑,一把將自己身上的長衫脫掉甩到地上,用手握住胯下半軟肉棒快速套弄,裝出一副爽到極點馬上就要射精的樣子,大聲呼喝道:「爽!就是這樣……吼!用力吸……嘶……大爺要射了,都給我……喝下去!」

祝興見黃蓉穿上黑紗短衫之後站在那裡,連連用手比劃著黃蓉要配合他演戲,事已至此黃蓉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羞恥和憤怒,極不情願地跪在地上,發出「嗯嗯唔唔」的嬌媚鼻音,表現出盡力吞吐粗大肉棒的狀態,又在祝興的示意和催促下,將原本射在她身上的精液盡量塗抹到臉上,甚至還吃到嘴裡一部分。

祝興見黃蓉慢慢上道,滿意地點點頭,然後發出一聲射完精之後的長長歎息,就這樣赤裸著身子走向房門,黃蓉則快速將頭髮全部解開披散開來,然後再抹了一些地上的灰塵到臉上,同時運用九陰真經的一種偏門功法將自己臉部肌肉稍稍扭曲改變了一點,一眼看過去只是一個容貌說得過去但膚色稍顯黯淡的尋常女子。

房門一打開,一群色慾沖天的男子便一窩蜂地衝進門來,黃蓉則是跪在地上雙手撐地,裝出一副剛剛口交完大口喘息的樣子,嘴角還有絲絲的白濁液體滴落地面,顯然是剛剛被肉棒射入嘴裡,見眾人湧入門裡,黃蓉才慢慢抬起頭來,跪坐在地上手忙腳亂地拉上黑紗短衫遮掩大奶和下體,只是這薄薄的黑紗不但起不到遮羞的作用,反而成了散發出強烈淫靡韻味的黑絲誘惑。

祝興若無其事地與眾人交涉,得知眾人是在追捕一個神秘美女,祝興很是惱火地埋怨眾人打擾了他的好事,告訴眾人跪在地上的這個女人是他的相好,剛才他講完黃蓉的淫穢故事,自己也興奮得不行,肉棒硬得發痛,一回房間就讓這相好的給他來了個口交,他的相好怎麼可能會是神秘美女。

眾人看到跪在地上的女子雖然身材火爆,但是膚色相貌都對不上,只是這種事情太過巧合,他們多少還是有些懷疑。看到眾人將信將疑的樣子,祝興一把將黃蓉拉扯起來,不由分說將她推到桌邊,用力將黃蓉上身按在桌子上,然後撩起短衫露出黃蓉渾圓翹挺的雪臀,眾人驚訝地發現,這豐乳肥臀的女人股間赫然插著兩隻假陽具。

趴在桌子上的黃蓉聽到眾人發出轟然的驚歎聲,心裡早把這祝興罵了千萬遍,只不過現在她已經是騎虎難下,再怎麼羞恥也得把這場戲演完。在這麼多男人面前展露自己淫靡到極點的下體,被這些男人近距離視奸,這別樣的露出刺激,又一次將黃蓉的慾火點燃,持續焚燒她所剩無幾的知性。

祝興伸手「噗」的一聲將黃蓉蜜穴中的假陽具拔出來,帶出一股濃白粘稠的液體,眾人又是發出一聲驚歎,祝興將假陽具隨手扔到地上,抬手「啪」的一聲狠狠抽在黃蓉向後撅出的翹臀上,得意洋洋道:「賤人,告訴各位大爺,你嫩屄裡是什麼?」

「我……我……」

見黃蓉吞吞吐吐的樣子,祝興反手又是一巴掌重重抽在黃蓉翹臀上,催促道:「大奶小穴屁股都被看光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快說!」

「啊……我說!」

黃蓉嬌聲輕呼著,雪白而富有彈性的臀肉被祝興抽得一蕩一蕩的,又是一股熱流由蜜穴中緩緩流出,白濁的粘液由穴口滴落地面,拉出長長的白色絲線,輕微的刺痛和極度的羞恥更加激起她的露出快感,她俏臉潮紅隨口胡編道:「各位……大爺,我家祝……祝爺每次講女俠的故事之前,都要……先狠狠肏我……把……把小穴射滿精液後再用……這東西塞住,讓我在屋裡等他回來。」

「等我回來幹什麼?」

「等祝爺回來……繼續……肏我!」

黃蓉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說出如此淫蕩的話語,羞不可抑之下將通紅的臉蛋埋進桌子,只是體內情慾卻愈發高漲,小穴中又開始源源湧出蜜汁。

祝興拉過黃蓉雙手,讓她抱住自己渾圓的臀瓣向兩邊扒,將嬌嫩肥美的肉縫徹底打開,然後一手捏住菊穴裡假陽具的把手淺淺抽插。

黃蓉知道祝興是借此難得機會狠狠占佔她的便宜,故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大肆挑逗她,可是她也確實受不了自己體內慾火的折磨,菊穴中淺入淺出的假陽具帶動自己的慾望越升越高,隨著假陽具的進出,菊穴中被射入的精液也流了出來,滾燙精液流經蜜穴時帶來的灼燒感,以及被拔出假陽具的蜜穴深處傳來的極度空虛感幾乎讓她發瘋。

看到黃蓉被插入假陽具的菊穴也有白濁液體流出,圍觀的眾人出現一片騷動,有人罵道:「我擦!屁眼裡也存了這麼多精液!」

(什麼都被看到了……好羞人……)

祝興另一隻手握住胯下已經重新恢復戰力的黝黑肉棒,頂在黃蓉開放的花瓣處來回摩擦,繼續道:「告訴各位大爺,插嫩屄爽還是插屁眼爽?」

「都……我都喜歡……啊……你……好深……」

黃蓉還沒說完,祝興已經腰胯一挺,黝黑肉棒頂入她的蜜穴。

「干!老子不管了,就先用這女人干一炮再說!」

一個莽漢忍受不了這般淫靡香艷的活春宮,挺著胯下的粗大肉棒走上前來,他剛想伸手去抓黃蓉的頭髮,祝興已經將肉棒從黃蓉蜜穴中抽出,攔在黃蓉和莽漢之間,一把抓住莽漢的手腕,冷冷道:「我的女人誰也不許碰!」

那莽漢還想用強,卻被祝興乾脆利落地用分筋錯骨手將他胳膊別住,一根一根接連弄斷他三根手指,莽漢慘叫著癱坐在地上。祝興這一手震住眾人,房間內突然安靜下來,過一會兒有人站出來高聲道:「各位,我想祝先生應該不會騙咱們,再說咱們要找的那個神秘女子武功也很高,祝先生身手雖然不錯,也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將這神秘女子制服又連干幾炮,大伙說是吧?」

眾人有了台階,一陣轟笑聲中將莽漢攙扶起來退出房間。

黃蓉見眾人慢慢退出房間,雙手撐住桌子正要站起身,身子起到一半就被祝興一把按住,接著下體粉嫩的花瓣也被他另一隻手摸到,黃蓉登時被摸得嬌軀癱軟無力,上身被祝興重新壓在桌子上。黃蓉感到兩根手指撐開她的花瓣,隨即火熱粗大的肉棒兇猛地連根插進蜜穴,祝興強壯的大腿「啪」的一聲狠狠撞在黃蓉豐滿臀肉上,這一下連插在菊穴中的假陽具也被撞到最深處。

「你……你怎麼……啊……全插進去了……」

黃蓉高聲浪叫著,頭猛地抬了起來,彎著光滑性感的背脊,嬌美的胴體一時僵在那裡,無邊的快感剎那間襲遍全身。黃蓉實在沒想到祝興居然如此無恥,沒等眾人退場就又將肉棒狠狠插入小穴享用她的身體,這突如其來的兇猛插入確實讓她產生無比甜美的快感,而且她也聽到房門被關上的聲音,索性完全放開本性,大幅度地扭動柔美的纖腰,為強烈的快感高聲浪叫起來。

只是浪叫了沒幾聲,內力深厚的黃蓉就感覺到不對,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房門雖然已經關上了,可是還有一個人站在房門處呆呆地看著她,而且這人竟然是那個呆萌的黑衣人!

「這是……他是……誰……怎麼……啊……不要再插……不要……」

黃蓉羞憤交加之下,拚命扭動著火辣的胴體,同時回過頭瞪著祝興。祝興見黃蓉有些氣急敗壞,擔心她一怒之下取了他的小命,連忙停止抽插後退了幾步,「波」的一聲肉棒由黃蓉小穴中抽出來,黝黑粗大的肉棒上沾滿了晶瑩的蜜汁。

祝興小聲道:「女俠莫急,這是我的弟弟祝旺。」

黃蓉站直身體轉過身來,聽到門外仍有人來回走動,似乎還有人在門口把守,也只能低聲道:「他……他來做什麼?」

祝興嘴角向上揚起,露出一抹邪惡的笑意,低聲道:「早聽說黃蓉黃女俠是個浪情俠女,一個男人再怎麼強悍也滿足不了,我是想女俠既然身體有需求,不如讓阿旺留下來,我們兄弟倆捨命服侍女俠到滿意為止。」

黃蓉俏臉一紅,啐道:「胡說!我哪有像你說的……那樣?」

祝興道:「女俠莫小看阿旺,他雖然呆呆的腦袋不大靈光,褲襠裡的傢伙可是兇猛無比,我也是自歎不如。」

「你好齷齪!」

黃蓉嘴上在斥責祝興,眼睛卻不由自主地飛快瞄了阿旺一眼,果然見他胯下一個物件高高凸起很是壯觀,又看到呆萌的阿旺仍然癡癡盯著她的身體,這才想起自己仍幾乎是赤身裸體,下身更是泥濘不堪,連忙拉緊紗衣再一手抱胸一手遮住下身。

祝興繼續道:「女俠武功高強,我們兄弟二人自是攔不住你,只是外面搜捕你的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人,而且他們還對剛才的事有所懷疑,說不定此時就有人在門外偷聽,如果女俠沒有叫……沒有聲音的話,他們隨時都有可能進來查看。」

黃蓉一時沉默不語,此時的她心中矛盾糾結到了極點。

黃蓉知道門外有人在監視偷聽,她現在雙手已經恢復自由,就算內力因為連續洩身大打折扣,稍事休息後強行闖出去也還是有把握的,只是這樣一來勢必會連累到祝家兄弟。黃蓉雖然有點惱火祝興剛才讓她當眾暴露身體,可畢竟他幫她暫時躲過一劫,不管不顧闖出去的事她做不出來。

不能出去就只能暫時躲在這個房間裡,一直等到外面還在搜捕她的人全部散去。既要拖延時間又要讓外面的人不再懷疑,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黃蓉和祝家兄弟將剛才的淫戲繼續真槍實彈演完。黃蓉經過一晚上的露出刺激,現下也的確是需要發洩一下體內淫慾,若是虎老大這樣的熟人的話,她肯定就直接從了,可是祝家兄弟畢竟是素昧平生,第一次見面就做這等事,實在讓黃蓉羞於啟齒。

另外,黃蓉一直自負自己的絕世武功和無雙智計,這次本來是要一舉拿下神秘人,誰知反而落入神秘人和虎老大他們設下的癡漢陷阱,處處受制於人,武功智計根本派不上用場,最後還要像妓女那樣靠肉體交易這種屈辱卻現實的辦法爭取機會,身為女諸葛的她多少有點心不甘。

祝興看到黃蓉低著頭不說話,一張俏臉卻是越來越嬌羞紅潤,知道虎老大他們說的一點沒錯,這位大名鼎鼎的武林第一美女果然是個超級淫蕩的絕世尤物,只要在她情慾萌動的時候稍加哄騙或要挾,她就會聽從自己內心淫慾的驅使,裝出一副半推半就的樣子,享受男歡女愛的快活舒爽。今晚真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他們兄弟二人可以好好姦淫玩弄一下這絕世美嬌娘。

祝興沖阿旺使眼色想讓他脫掉身上衣褲,可是阿旺卻還是癡癡地死盯著黃蓉美艷嬌軀,過了好一會兒才注意到祝興的示意,卻呆蠢問道:「要我脫褲子?脫褲子做什麼?」

祝興氣得真想走過去給阿旺兩個大耳刮子,只好悶聲道:「讓黃蓉女俠看看你的傢伙。」

阿旺咧開嘴傻傻一笑,開始笨手笨腳解腰帶。

「你……不要……不要脫……我不要看你的……」

黃蓉言不由衷地小聲反對著,一雙媚眼卻一直未離開阿旺的胯下,待到這蠢小子將褲子一脫到底再直起身,黃蓉說了一半的話登時卡住,身子也不由自主搖晃了一下,眼神再也無法離開阿旺的下身。阿旺的胯下已經高高勃起的粗壯肉棒和祝興一樣黝黑粗大,棒身上也是佈滿樹根般凸起的可怕青筋,但阿旺與眾不同的是肉棒頂端特別碩大的傘狀龜頭,紫紅色的肉冠大小有如幼兒拳頭,這兇猛怪異的視覺刺激令黃蓉小穴更感空虛騷癢,不由自主地夾緊雙腿來回磨蹭。

(好大的龜頭……插進來會不會把小穴……插壞……)

(反正剛才演的那場戲……露也露了摸也摸了插也插了……不如徹底放開好好享受一次……)

(大不了玩過之後用移魂大法……先問清楚他們和虎老大、神秘人之間的關系,然後再抹掉他們的記憶……)

有了這樣想法的黃蓉俏臉熱得發燙,眼神漸漸呈現半迷離的狀態,滿腦子都是淫慾的思想。這時祝家兄弟已經挺著兩根粗黑肉棒走上前來,一左一右夾住黃蓉,一個用手撫摸她胸前高聳玉乳,一個撩起黑紗揉捏她下身雪白高翹的美臀。黃蓉被弄得嬌喘不已雙腿發軟,已經回復正常的絕美臉蛋上滿是塗抹上去的精液和灰塵,反而別有一番絕望哀羞楚楚可憐的風韻,黑紗短衫下比全裸更性感誘人的半裸玉體微微顫抖,她一邊裝作認命地含羞扭動身體,一邊小聲道:「我……答應你們……今天……不過你們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仙女般的絕美女俠似拒實迎的嬌羞姿態,讓祝興的獸慾興奮到了極點,他扭過黃蓉艷麗動人的俏臉,用手指抹掉臉蛋上的塵埃,強吻她紅潤櫻唇,不加思索地應道:「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黃蓉好不容易擺脫祝興的強吻,嬌喘道:「唔……我們……玩過之後……要告訴我……唔……唔……你講的那個故事……嗯……是誰告訴你的……啊……」

祝興在黃蓉側後方,一手繞到她身前托起黃蓉沉甸甸的豐滿玉乳忽輕忽重揉捏,手指有技巧地撥弄粉色葡萄般的嬌嫩乳頭,另一隻手則在後面繼續抽插菊穴中的假陽具,舌頭則由黃蓉玉頸一路向上舔到耳根,在黃蓉耳邊輕聲道:「我答應。」

呆萌的阿旺沒有哥哥那般的性愛技巧,他站在黃蓉側前方,雙手捧起黃蓉另一隻玉乳,把臉深深埋進乳肉,有如嬰兒吃奶一般含住敏感乳頭吸吮著,一絲一絲濕熱瘙癢的感覺由乳尖傳出,帶黃蓉持續過電般的酥麻快感,而且隨著阿旺笨拙卻異常執拗地吸吮,這種快感越來越強烈,眼看黃蓉就要控制不住尖叫出聲,她連忙將阿旺的臉托起來,緩解一下體內狂暴的淫慾。

黃蓉看著眼前阿旺年輕愚笨卻淫猥的面孔,想起他的年紀可能還沒有郭芙大,不由得產生近似亂倫的背德羞恥感,而這種負罪的想法反而令黃蓉更加投入,她一手托起阿旺的下巴,一手搭在阿旺的肩膀上,主動將小嘴湊過去與阿旺親吻,並任憑阿旺把舌頭伸進來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黃蓉一邊與阿旺忘情親吻,一邊指引著阿旺的一雙大手,讓他一隻手扣在自己的玉乳上搓揉,另一隻手探到自己下身,用粗壯手指玩弄自己粉嫩顫抖的蜜穴花瓣,自己的小手則握住阿旺的粗大肉棒,用手指輕輕愛撫肉棒尖端的超大龜頭,體驗到巨碩肉冠的灼熱刺激,小手情不自禁地由緩至快來回套弄。

感受到被冷落的祝興重新將黃蓉的臉蛋扭過去,不由分說再次將嘴壓上她紅潤雙唇,四片嘴唇兩根舌頭纏綿糾結著,同時拉過黃蓉另一隻小手,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房間裡充滿了「滋滋嘖嘖」的熱吻聲,以及三個人或粗重或嬌媚的喘息聲。

徹底放開心中情慾的黃蓉,全身所有的性感地帶同時受到強烈刺激,很快就在祝家兄弟的玩弄挑逗下,被弄得花瓣潤濕愛液泉湧,肉體產生甜美愉悅的敏感反應,忍不住開始媚聲呻吟。黃蓉擺脫兄弟二人的索吻,一邊握住二人胯下肉棒繼續套弄,一邊主動跪在地上,面帶嬌羞地來回看著兩根讓她面紅心跳的粗黑巨根,然後將小嘴湊上去,用舌尖在碩大龜頭和粗壯棒身上來回舔弄,再將這兩根黝黑巨棒輪流含入嘴裡吸吮,含住一根肉棒口交時,柔軟的小手握住另一根肉棒,來回揉搓龜頭套弄棒身,爽得兄弟二人興奮怪叫。

大俠郭靖的妻子,身懷絕世武功的大高手,身份尊貴的武林第一美女黃蓉,如今卻在武功未失手腳自由無人要挾的情況下,主動跪在兩個卑賤的江湖藝人胯下,用紅潤小嘴輪流含著他們醜陋猙獰的大肉棒,這種淫蕩刺激的情景,不但令祝家兄弟興奮如狂,就連黃蓉自己也淫慾焚身情不自禁,特別是阿旺那超級碩大的龜頭,黃蓉必須把嘴唇擴張到極限,才能勉強將肉冠含到嘴裡,小嘴被塞得滿滿的,面部肌肉被撐得甚至有輕微的痛感,一想到這樣的肉棒插入小穴的刺激,黃蓉心中的空虛更是難耐。

眼看祝家兄弟喘息聲越來越重,馬上就要噴射精液的時候,黃蓉突然吐出肉棒停止口交,在兄弟二人錯愕失望之中,她滿臉潮紅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分別給了他們一人一個大大的香吻,兩隻小手繼續握住二人的肉棒,然後牽著二人向床邊走去。黃蓉身體已經敏感到了極點,就連走路這樣簡單的動作,每走一步都會輕微扯動發情的肉穴,花芯

X